• “五羖大夫”与“南阳黄牛”
  •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6日    信息来源: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
  • 【字体: 】  打印本页

    南阳盆地特定的土壤和气候条件,是“南阳黄牛”这一特有品种形成的基本因素。南阳地处亚热带和暖温带的过渡带,四季分明,光照充足,雨量适中,无霜期长。尤其是占南阳盆地面积70%以上的唐、白河流域,岗峦、河谷相间,平原面积广阔,土地肥沃,人口稠密。历史上,大面积的山岗荒地和河谷湿地为“南阳黄牛”的生长提供了充足的牧草,肥沃平原的大面积耕作既需役使大批耕牛,又为饲养“南阳黄牛”提供了秸秆等饲料。在这些特殊的自然条件作用下,经过千百年的培育,南阳黄牛逐渐成为体躯大、耐粗饲、品质优、数量多、役肉兼用的优秀地方品牌。

  说起南阳的养牛历史,那就更悠久了。南阳农民历来有养牛习惯。远在春秋时代,南阳黄牛已进入了舍饲、圈养阶段。生于斯长于斯的秦国名相百里奚就善于养牛,在他大半生的落魄生涯中,于南阳城西麒麟岗养牛成为他谋生的主要手段。

  百里奚在家乡找不到出头之日,壮年时离开了南阳,先后游历宋国、齐国和周都洛阳,因为朝堂里无人,都没有得到录用。在齐国,百里奚陷入困境,一度沿街乞讨,但他并不死心,继续自己的求仕生涯。在齐国,茫茫人海中他遇见了一个叫蹇叔的人,两人一番宏论崇议,惺惺相惜,结为知己。此后,百里奚来到虞国,被国君任命为大夫。蹇叔得知此事,劝诫他说虞君昏庸无能、目光短浅,不值得辅佐,但百里奚颠沛流离多年,非常渴望能安顿下来,就没听蹇叔的劝告。 蹇叔的担心不久就变成现实。假途灭虢、唇亡齿寒的千古典故让不幸的百里奚赶上了,没当多久大夫,他就成了亡国之臣,甚至成为奴隶,跌入了人生的最低谷。 春秋时代,秦晋联姻较多,到今天我们还把联姻称为结“秦晋之好”。百里奚被俘不久,晋国人要把公主穆姬嫁给秦穆公,百里奚被当作陪嫁的奴隶送往秦国。 深感奇耻大辱的百里奚在去秦国的途中,设法逃走,回到故乡楚国宛邑。这时他的家人已经无处寻觅,好在年老的百里奚还有一技之长——善于养牛,于是就在南阳的麒麟岗一带以帮人养牛为生。 刚当上秦国国君的秦穆公,是一位胸有大志的国君,和晋国公主洞房花烛后,查收陪嫁物品,发现什么也不少,单单少了个叫做百里奚的奴隶。秦穆公顺口问了一句:这百里奚是什么人?大臣中有了解百里奚的,就回答说这可是个难得的人才。秦穆公于是就让人查找其下落,后来就打听到这人在楚国放牛。 秦穆公开始想用重金赎回百里奚,但谋臣公子絷劝住了他,认为楚国人一定是不知道百里奚的才能,才让百里奚养牛。若用重金赎他,那不就等于告诉人家百里奚是千载难遇的人才,那他们怎么会放手?秦穆公问:“那我该怎么样才能得到百里奚?”公子絷说:“可以贵物贱买,用一个奴隶的市价,也就是五张黑公羊皮来换百里奚,那样楚人就一定不会怀疑了。” 就这样,百里奚被秦国用五张黑公羊皮换了过来。秦穆公解除了他的奴隶身份,并向他讨教国家大事。两人一谈就是三天,言无不合。秦穆公十分高兴,拜其为上大夫,号“五大夫”,把秦国的军政大权都交给了他。 同姜子牙钓鱼、诸葛亮种地一样,百里奚养牛也流传下来不少的故事。他成名之后,这些故事令人们津津乐道。《东周列国志》有一则他养牛的故事:

  

  

  

  

  

  

  

  楚成王听说百里奚擅长养牛,就问:“伺牛有道乎?”百里奚答:“时其食,恤其力,心与牛而为一。”楚成王赞叹道:“善哉,子之言。”

  不幸的是,楚成王并未真正听懂百里奚的话。“心与牛一”,实际上是百里奚将为政治国的道理用在了养牛上,这体现了中国统治艺术的一个基本追求:即以己度人、推己及人,设身处地、同情体谅。用后来孔子的话讲,就是“仁者爱人”。有学者认为,中国的传统哲学,非常强调“心与牛一”,无论饲牛养马,还是治民查案,最重要的是同情体谅,而不是对立较量。这是一种体恤关爱的教化,而不是讨价还价的谈判,更不是尔虞我诈的“博弈”。互相体谅和平等较量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政治文化追求。

  “心与牛一”,一方面是体察,一方面是体谅。体察不仅是察言观色,还是身临其境;体谅不仅是关爱,还是设身处地、推己及人,终至“心与牛一”。

  从后来百里奚在秦国的作为来看,他实践了这种政治主张。他给秦国带去的不是残酷的征战杀伐,不是苛刻的政治高压,而是“心与牛一”的仁厚宽容的治国之道。在他的辅佐下,秦穆公三立晋君、称霸诸侯,并征服西戎、拓地千里,为秦国一统天下奠定基础。 后世的李白既羡慕又感慨:“秦穆五羊皮,买死百里奚,洗拂青云上,当时贱如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