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门源奶皮”金灿灿的美丽传说
  •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3日    信息来源: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
  • 【字体: 】  打印本页

    奶皮,是青海省门源地区独特的回族名间奶制品,是牛奶煮沸后扬动起泡,再静止一段时间后由悬起的脂肪沫等凝结而成的物质,是牛奶的精华部分。门源奶皮精选青藏高原纯天然、无污染的优质牧草和雪山泉水养育的牦牛、犏牛的新鲜奶汁为原料,在继承回族民间传统工艺的基础上,按照现代营养需要精制而成。对于奶皮,还有这样一段美丽的传说:

  浩门河畔某村庄有一户人家,父母早亡,只有兄弟二人过活。弟弟墩尔娶了美貌的索尔后,哥嫂就提出了分家,其实就是把墩尔和索尔赶出了家门。他俩别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分到,只有那头又老又瘦的黄奶牛属于他们。小两口无家可归,只好暂且住在一个窑洞里。就在墩尔和索尔没吃没喝、愁眉不展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瘦骨嶙峋的黄奶牛竟生下一头小犊子,而且黄奶牛是个奶桶,一顿能挤一小木桶奶子。小两口喜出望外,眼前的吃饭问题解决了,他俩滚奶子喝,做酸奶吃,还从奶子中提取了曲拉和酥油。后来,墩尔就上山打猎,变卖猎物买些针头线脑、油盐酱醋,清淡的日子里充满了欢乐。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当地有个昏官既贪色又好吃,他经常敲诈墩尔,从他手中要去鹿羔啦、狍子啦、野兔啦、山鸡啦,然后独自美餐一顿。有一日,昏官又到墩尔家来敲诈山货,无意中看见了索尔,顿时神魂颠倒了。第二天,衙役们就把墩尔押上了大堂。昏官一反常态,厉声厉色地对墩尔说,你常年打猎,冒犯山神,罪不容恕。不过本官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本官有一药方尚缺龙眼肉和凤爪两味,想必你能找到。在昏官的威逼下,墩尔只得告别爱妻上了路,一去杳无音信。

  昏官几次逼索尔进衙,索尔誓死不从。索尔大白天遥望青山,哭干了眼泪,望麻了眼睛,傍晚,就在厨房里照旧烧火滚奶子。她一边拉风匣,一边从窗口望天空中的浩月,望浩月中大树上吊死的四姑娘。望着望着就走了神,常常把半锅牛奶烧干了,锅里冒着蓝烟,屋里弥漫着焦奶子的味儿。

  黄奶牛心疼自己身上流出的血,更心疼失去丈夫又受人欺辱的索尔,就对飞到身边蓄意吮血的蚊子说,我浑身长毛,牛皮很厚,你想蛰我是妄想。不过,你照我的吩咐去做一件事,我就告诉你在我身什么地方最适宜蚊子吮血,蚊子就答应了。

  一天傍晚,索尔又在滚奶子,同样在望夜晚出神。这时,一只蚊子飞过来在她鼻尖上蜇了一下,疼得索尔跳了起来。见那蚊子有指头大,在她眼前旋了几下,就掉进滚烫的奶子锅里。索尔见了一阵恶心,就拿小勺子去舀,舀一勺不见死蚊子,再舀一勺还是不见蚊子的影儿,就这样舀了又倒,倒了又舀,半锅奶子就舀成了一锅泡沫了,可是蚊子一直死不见尸。其实呢,蚊子在锅口的热气中只是一晃就飞到黄奶牛那儿去了,黄奶牛没有失信,就告诉蚊子,牛肥奶胖大,那儿最怕蚊子蜇。直到今天,六月盛夏里蚊子常飞进牛腿里往奶胖上狠螫,螫得奶牛们满滩疯跑。

  再说索尔没找到蚊子,也无心再去烧灶火,就睡了。第二天揭开锅盖一看,锅里凝结了厚厚一层金黄色的奶皮子,索尔放到嘴里一尝,差点香死她。

  昏官派衙役又来逼索尔了。索尔想昏官嘴贪,就送他一张奶皮,求他往后不再纠缠。谁知事与愿违,昏官要奶皮,也要索尔。索尔无奈,她泪涟涟走到黄奶牛身旁,解开牛鼻圈上的缰绳,彻底释放了这头有恩于她的老牛,然后拿着绳子,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厨房。县衙里,衙役们把最后一片奶皮泡进了昏官的茶碗。时值盛夏,昏官穿着背心短裤,靠在躺椅上很惬意地又吃又喝,想到日落后手下人就去抓索尔的事,脸上就有了狞笑。忽然,茶碗里那片油津津的奶皮儿一卷一伸地翻动了,几下竟然飘起来,变成了一只硕大的蚊子,先在昏官眼前飞舞了一阵,就倏地飞到他的腿盘,把他的命根子当成牛奶头狠螫了一下,随之传来昏官的一声惨叫。由于蚊子的毒气大,昏官死了。就在昏官被蚊子螫得惨叫的时候,索尔在厨房里悬梁上吊了,不过没死成,当她蹬翻脚踩的凳子时,缰绳断了,缰绳是黄奶牛咬断的。

  若干年以后,墩尔回来了,白发苍苍的谁也不认识他。他走遍天下最终找到了昏官要的龙眼肉和凤爪,原来那是荔枝和鸡爪子。窑洞依然如故,索尔不在了,黄奶牛也不在了,炕桌上有一张金灿灿油津津的奶皮子,香气四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