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喜迎十九大——地理标志精准扶贫一线行” 宁德地理标志精准扶贫样本
  •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30日    信息来源:《中华儿女》杂志
  • 【字体: 】  打印本页

  编者按:为贯彻落实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深入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工作部署,工商总局按照《国务院关于新形势下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若干意见》要求,积极牵头商标富农工作,充分发挥工商和市场监管职能作用,在运用地理标志精准扶贫和商标富农工作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为迎接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工商总局商标局委托中国工商出版社组织新闻媒体赴福建宁德一线采访,宣传福建宁德在运用地理标志精准扶贫上形成的“宁德经验”,用工商和市场监管部门精准扶贫的宝贵经验和优异成绩向党的十九大献礼。

 

  “通过带领广大农户种植柘荣太子参,农民都富起来了,特别是太子参的地理商标注册下来以后,收购价格连年增长。”40多岁的魏长青说。

  今年9月底,位于柘荣县天人药业公司院内,魏长青和魏定东两位太子参的种植大户正在介绍他们的致富经验。在他们看来,种植户的脱贫主要得益于柘荣太子参这个地理商标的金字招牌。

  柘荣县副县长刘林琴说,全县10万人口中,因太子参直接受益的就有4万多人。同时,柘荣太子参的市场影响力,唤醒了农户的市场意识,一些种植户从地里走向市场、由生产者转为市场经营者,全县土生土长的较大的经销户已发展到300多户。地理商标改变了原本“养在深闺”的农产品命运,改变了农民的生产方式,也改变了土地的命运和柘荣农民的命运。

  柘荣太子参只是宁德地理标志精准扶贫的一个缩影。

  2017年6月底,在江苏扬州召开的第八届世界地理标志大会上,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党委书记、副局长崔守东在其主题发言中谈及“运用地理标志精准扶贫”时,首次公开提到“宁德经验”。

  “我们联合国务院扶贫办调研运用地理标志商标精准扶贫‘宁德经验’,并召开全系统座谈会推广这些经验。”崔守东说。

  宁德“地标”超出日本一倍

  所谓地理标志,是指标示某商品来源于某地区,该商品的特定质量、信誉或者其他特征,主要由该地区的自然因素或人文因素所决定的标志。简单来说,人们所熟知的“绍兴黄酒”“章丘大葱”等,便是典型的地理标志。

  在法律上,根据商标法和《商标法实施条例》规定,地理标志可以作为证明商标或者集体商标申请注册。

  不要小瞧这枚小小的“商标”,在出席今年的世界地理标志大会时,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介绍说,据统计,目前一半以上的地理标志已成为区域经济支柱产业,地理标志商标对当地就业、居民增收和经济发展的综合贡献率和影响程度超过30%。

  也正因此,2017年新春伊始,我国印发的首部全国市场监管中长期规划——《“十三五”市场监管规划》就明确提出,要“加强对集体商标和证明商标的管理与保护,运用农产品商标和地理标志推进精准扶贫”。

  事实上,据崔守东介绍,地理标志商标精准扶贫已经成为我国商标改革工作的“两个抓手”之一。而福建宁德,这个曾是全国18个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之一的闽东小城,则成为地理标志精准扶贫的“探路者”和“先行军”。

  在全国660多个市中,宁德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四线小城市,为何能够独树一帜?因为有一项数据颇为引人注目:在其下辖的9个县市中,各个都有以地理标志商标为代表的城市名片。

  宁德大黄鱼、古田银耳、柘荣太子参、福鼎白茶……截至目前,宁德市地理标志商标已达62件,居全国设区市前列。

  这意味着什么呢?在今年的世界地理标志大会上,据日本农林水产省食品工业事务局知识产权部处长杉中笃介绍,截至2017年4月21日,日本全国注册的地理标志有30件。

  也就是说,宁德这个人口不到300万人的闽东小城,所拥有的地理标志数量,竟超出日本一倍还多。

  强烈的知识产权意识

  “是大黄鱼改变了我的命运!”谈起当年的经历,尤维德感慨万分。

  尤维德在20多年前,还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摊贩。如今的他已经成为宁德市官井洋大黄鱼养殖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公司还是福建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年产成品鱼5000多吨,年销售额过亿元,产品远销欧美、日韩、东南亚。

  在宁德市工商部门和渔业协会等多方努力下,宁德大黄鱼于2012年2月被核准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并在全市推广,授权许可使用企业达23家,大黄鱼产业蓬勃发展。目前,宁德已成为我国最大的大黄鱼人工育苗、养殖、加工、出口基地和市场中心。全国每年70%以上的大黄鱼成品产量和90%的大黄鱼种源来自宁德。

  更令人欣喜的是,在宁德三都澳水域,海上渔排网箱养殖区渔户相连,海域达数十平方公里,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海上田园景观,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摄影爱好者,由此带动了旅游、交通、餐饮等相关产业的发展,地理标志对其他产业的辐射带动作用逐渐显现。

  如今,宁德的地理标志商标产品,基本覆盖全市水产、茶叶、食用菌等重点农业领域,惠及人口近300万,占全市总人口89%。地理标志商标产品已成为全市农民主要收入来源,地标扶贫效应日趋凸显。

  在总结“宁德经验”时,有媒体这样评价:宁德市地理标志商标精准扶贫实现了“四个最”,即:投入最少,产出最多,效益最明显,农民最受益。事实上,宁德运用地标精准扶贫的经验或许还可以再加上一个“最”——懂得运用知识产权的意识最早。

  本刊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如今蜚声海内外的“柘荣太子参”,早在2001年,就成功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

  要知道,我国是2001年修订后的商标法,才增设了地理标志方面的规定。而第一次全国地理标志调研工作,则是始于两年后的2003年,2005年完成后,才发布了第一次全国地理标志调研报告。

  地理标志商标是与“三农”联系最为密切的知识产权。柘荣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知识产权意识?

  “闽东主要靠农业吃饭,我们穷在农上,也只能富在农上。”宁德市工商局局长刘宗廷的一番话,道出了问题关键。

  现实也的确如此:柘荣是福建省最小的县,人口仅10万,当地农民什么都没有——除了太子参。

         一件商标活了一方经济

  柘荣有种植太子参的传统,但2001年之前,由于缺乏品牌和规范管理,种参效益低,市场需求量少。

  据“柘荣太子参”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使用龙头企业、福建天人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许启棉介绍,上世纪90年代时,一公斤太子参的价格大约只有七八块钱。

  2001年,“柘荣太子参”成功注册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地理标志批下来后,价格就开始有所攀升。”许启棉回忆。

  这位温州人药商许启棉有着的过人的商业嗅觉,在第一时间就意识到地理标志的价值。2004年,许启棉来到柘荣创办公司,“那时的价格已经涨到一公斤15.5元”。

  此后不久,国内知名药企——江中制药集团即派代表专程赴柘荣,与柘荣县签订《供销合作备忘录》,十多年来每年订购柘荣太子参均在1000吨以上,近年来更是达到1800多吨。

  柘荣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刘林琴告介绍:“2001年,我县农民太子参人均收入730元。2017年,太子参价格每公斤90元左右,按亩产150公斤计算,农民太子参人均收入提高到1.2万元。”

  “柘荣太子参”富了柘荣百姓。目前,全县近80%农民从事太子参种植、购销等行业,全县10多万人口中因太子参直接受益的就有4万多人。群众形象的说:“柴、米、油、盐靠茶叶;盖房、上学、娶媳妇,全靠太子参”。

  近些年,全县太子参种植面积保持在2.5万亩左右,年产量3500-4000吨,产值3亿多元。柘荣县也跃升为全国最大、最活跃的太子参产销区。

  据刘林琴介绍,2016年,柘荣县建档立卡精准扶贫户825户2839人,其中从事太子参种植的有586户2380人,人均增收1600元。年度脱贫408户1554人,其中有330户1260人以太子参为增收主业。

  一件商标活了一方经济,这句话用在柘荣,恰如其分。

   因地制宜实施精准帮扶

  令人侧目的是,类似“柘荣太子参”这样的蜚声海内外的地理标志产品,在宁德下辖的9个县市中不在少数。

  宁德大黄鱼自2012年2月成功核准注册地理标志证明商标以来,产量由2012年的6.5万吨增至2016年的11.8万吨,产值由22.1亿元增至44.8亿元,年出口1.8万吨,创汇约1亿美元,全市有近10万人常年在海上从事大黄鱼养殖。

  福鼎白茶自2009年成功注册为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后,一跃成为福鼎市茶叶标杆“地标”。在2016年中国茶叶区域公用品牌价值评估中,福鼎白茶公用品牌价值33.8亿元,名列全国第四。而茶产业也为福鼎市提供就业岗位8万余个,带动30万茶农和10万茶商、茶人增收致富奔小康。值得一提的是,宁德市农业产业化龙头公司——福建瑞达茶叶有限公司在企业发展壮大后,近年来每卖出一饼白茶就捐出一元钱,作为扶贫资金积极落实精准帮扶。

  福安葡萄在2013年获注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后,在标准化种植、品牌打造上取得显著成绩。如今,当地葡萄种植面积达5万多亩,年销量7.5万吨以上,占福建省葡萄总产量的60%以上,从业人数达17万人,总产值18亿元,每亩平均收入1.5万元,已然成为福安农民增收致富的“甜蜜产业”。

  据宁德市工商局局长刘宗廷介绍,在打造“地理标志精准扶贫宁德模式”的过程中,宁德市工商局严格按照“调研一个、培育一个、成熟一个、申报一个、成功一个”的发展原则,对贫困村在商标注册、品牌培育上予以精准帮扶。

  与此同时,政府层面也积极作为,不仅出台土地、税收等优惠政策,以及对新核准地理标志商标进行一次性奖励,而且因地制宜,鼓励创新模式。

  比如,霞浦县出台了《霞浦县关于大力推进商标品牌工作的实施意见》。在政策的大力支持下,各乡镇街道纷纷深入实地调查摸底,选定海带、紫菜、海参等十多种产品进行培育,鼓励分散在各村的种养殖户联合起来,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吸引贫苦户入社发展,推行“公司+合作社+农户(贫困户)”的生产经营模式,并创立自主商标品牌。如今,该县“一乡一特色、一乡一地理标志证明商标”已初具模型。

  地理标志成区域支柱产业

  福安市副市长蓝和鸣说,过去几年来,福安市一直将地理标志商标扶贫定义为“扶贫攻坚的生力军”。而其3个方面的成效已经显现出来:一是商品价格明显上升,品牌价值显著提升。二是农民收入显著提高,精准扶贫效果凸显。三是就业问题有效解决,带动福安发展作用明显。

  据福建省工商局商标分局副局长刘振民介绍:“此前,我们曾对全省270件地理标志商标(截至2015年底)使用情况开展调研,调研结果显示,地理标志商标在提升产品价格、产值,提供农村就业、增加农民收入的成效正逐步显现。如今,我省绝大部分的地理标志产品已走出省内市场、走向全国乃至国际市场,有效促进了区域经济发展。”

  目前,地理标志商标在提升产品价格及产值方面的作用,已经得到国家层面的高度重视。

  据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副局长崔守东介绍,根据“商标与经济发展关系”课题组统计,地理标志商标注册后产品价格平均增长50.11%,来自地理标志产业的收入占产地农民总收入的65.94%,地理标志带动相关产业发展的产值带动比达1∶5.2,就业带动比达1∶3.34,已有53.38%的地理标志成为区域经济支柱产业。

  统计显示,截至2017年8月底,全国已核准注册地理标志商标3726件。其中仅今年一季度,核准注册地理标志商标就达200件,同比增长85%。地理标志在改变土地和农民命运的同时,也照亮了精准扶贫的道路。

  20多年前,时任宁德地位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总结分析闽东应该“弱鸟先飞”时说:“闽东主要靠农业吃饭,我们‘穷’在农上,也只能‘富’在农上。”

  20多年后的实践证明,地理标志商标的注册和使用是解决“三农”问题的一个突破口,宁德工商部门逐步探索出了一条通过地标来带动农民脱贫致富的土路子,这就是实施地标精准扶贫的“宁德模式”。

  (记者  郝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