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月成立的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第一庭(下称第一庭),专职审判知识产权案件时间并不长,然而,在这不长的时间里,第一庭凭着中国法官的职业精神,秉承公平正义的职业道德,通过对诸如宝马、强生等涉及国内外驰名商标保护案件的审理,推动了我国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和商标民事侵权案件审判工作的依法开展,其工作成效更是得到了社会、政府乃至世界知识产权组织的认可。

  201511月,在国家工商总局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联合主办的中国商标金奖颁奖大会上,第一庭荣获商标保护奖,而此时恰逢第一庭成立一周年。

  这份在“出生”一周年获得的荣誉,源于这个审判团队成立之初的高起点以及“出生”后的制度创新。

 

建设一流队伍 办理精品案件

  走进第一庭,你会发现其队伍有着学历水平高、专业能力强和审判经验丰富的特点。第一庭的7名法官均有硕士研究生以上学历,其中两人为法学博士。8名法官助理中,7人拥有硕士研究生学历,7人在任法官助理之前都曾担任过多年的知识产权法官。7名书记员均拥有或者正在攻读学士学位,其中1人正在攻读硕士学位,2人已通过国家司法考试。

  第一庭的法官们不仅专业素养好,而且有着丰富的知识产权审判经验。庭长姜颖从事知识产权审判工作21年,审结各类知识产权案件1500余起,其中近400起是在国际上有影响的涉外、疑难或新类型知识产权案件。姜颖多次荣获北京市法院“先进法官”“审判业务专家”“全国优秀法官”等称号,还被欧洲《知识产权管理》杂志评为全球知识产权界5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芮松艳、彭文毅、何暄、姜庶伟、张晰昕、周丽婷等法官亦多次立功受奖并获得各种荣誉。

  较高的业务素质、丰富的工作经验,为第一庭建立一流队伍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也对其打造名副其实的专家型法官团队形成了强有力的支撑,第一庭由此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就。姜颖庭长审理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香槟地理标志商标侵权案、社会关注度高的解百纳商标争议行政纠纷案等大案要案。芮松艳法官审理的雀巢方形瓶案,彭文毅法官审结的北京一中院首例采取诉前临时禁令的稻香村月饼案,何暄法官审理的涉及团购网站法律责任以及COACH商标权利人诉他人商标侵权等案件,都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有的还入选北京法院年度典型案件。

 

遏制恶意抢注 加大保护力度

  截至201577日,第一庭共受理各类知识产权案件2066起,其中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1362起,占比66%。这一组数字展现了第一庭保护驰名商标、打击恶意抢注、保护在先权利的理念和决心。如在涉及文灯商标的异议复审行政纠纷案中,第一庭对河北省石家庄市长安区文登培训学校在与陈文灯先生有过在先合作、明知北京市文登培训学校具有一定知名度的情况下,仍然在教育、培训等服务上申请注册文灯商标的行为,坚决依法予以遏制。第一庭审理的香港荣华公司、东莞荣华公司侵犯苏国荣、苏氏荣华公司注册商标专用权案,被告赔偿原告1745万元,引起知识产权业界极大关注。

  或许有人认为,法官无非就是依法依事实真相作出判决,然而事情并非如此简单,原被告双方往往会因为各自利益而使案件变得复杂。为此,第一庭在司法实践中,不是“就案办案”,而是注重探究法律背后的深意,实现各方利益的合理平衡。

  在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审判的涉及山东创博亚太科技有限公司申请注册微信商标是否具有不良影响的案件中,第一庭认为,该案并非简单地判断“微信”二字本身是否具有不良影响,而是涉及善意在先申请商标与善意在后使用并形成巨大市场声誉的商标间的利益平衡问题,该问题是商标注册制下的灰色地带,具有很大的论理空间和代表性。第一庭从被异议商标注册和使用可能产生的客观社会效果出发,尊重行政裁决和判决作出之时的事实状态,以利益平衡和不特定多数公众的现实利益优先为导向,最终认定微信商标具有不良影响,不应予以核准注册。该案判决引起业界广泛关注和讨论。

 

创新工作机制 提高保护水平

  为优质高效地审理数量庞大的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实现“简案快办,繁案精品”的目标,第一庭提出了“两角度、多体例”的行政裁判文书改革方案,并予以实践。他们建议,对于案件事实清楚、法律适用简单的商标行政案件,压缩裁判文书的篇幅,提高办案效率;对于疑难复杂新类型案件,加大裁判文书说理,力争“繁出精品”。如在禅智商标行政案中,第一庭认为,上级法院在先作出的生效判决中对于相关法律法规的理解和适用,在审理类似案件时应当予以参考,并最终支持了国家工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的决定。引用在先生效判决,可以促使法官在案件审理中进行主动检索、审慎对比、积极引证或引用生效裁判,从而规范法官自由裁量权,正面回应社会公众对法院判决“同案不同判”的质疑,增强司法的权威性和一致性。

  为使法院判决更加符合商标立法目的和品牌保护实际,第一庭在审理涉及《商标法》第十九条第四款适用的8起案件中,通过借鉴美国“法庭之友”制度,向相关单位和行业协会发送调研函和调查问卷,积极推动我国“法庭之友”制度的探索和实践。为保障《商标法》相关条款所调整对象的切身利益,第一庭制作完成了《关于〈商标法〉第十九条第四款适用问题的调查问卷》,并向中华商标协会、中华全国专利代理人协会、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北京市律师协会等4家行业协会发函,请求协助向全国范围内百余家商标代理机构调研涉及该条款适用的相关情况。第一庭力求通过探索实践“法庭之友”制度,进一步提升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司法裁判的公正性和公信度。

  第一庭为保护商标知识产权所做的工作还有很多。为增强全社会的商标保护意识,他们专门成立“姜颖团队”,定期组织培训。他们注重调研宣传,开展“商标授权确权行政审判疑难问题”“驰名商标司法保护中存在的问题及解决对策”“侵犯商标权的判定”等课题的研究,对司法中相关疑难问题的解决影响深远。

  第一庭这个知识产权审判团队,以自己的专业素养、丰富的审判经验和一心为民的信念,诠释了公平与正义的深刻内涵。

□北 芝